首 页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行业动态 文体新闻 边境旅贸 民生新闻 全市各地 俄罗斯信息 阅读俄罗斯
时空黑河 生态黑河 新闻纵深 新闻专题 黑河概览 国内要闻 国际热点 评 论 服 务 媒体看黑河
公益广告:
一言一行皆形象 一举一动塑环境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美文共赏
我们这四十年
//heihe.dbw.cn  2019-07-15 10:35:27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群朝气蓬勃的青年学子,一同走进了高二年级唯一一个文科班,怀揣“少年心事当拿云”的远大志向,为了达成“面壁十年图破壁”的美好境界,而手不释卷、埋头苦读。

  风儿刮过,云儿飘过,一页页课本从头背过,语文的段落大意层次划分怎么就那么不靠谱,数学的函数公式怎么就记得那么混乱,英语语法的现代进行时、过去进行时怎么就无法区别开,历史上每一次农民起义的意义怎么就那么不一样,地理书中一百多个国家的热带、温带、寒带物产怎么分布就那么复杂,政治课上的唯物辩证法术语怎么就那么拗口,体育课拥有偌大的操场怎么就空空如也没有人出来踢一脚足球。

  男女生同桌,桌子中间有一条看不见的三八线,如果哪个男生看书太投入忘了界线,会被同桌一胳膊肘怼回自己的领地,让男生领教到了“女人是老虎”的威力。即使男女生不说话,也避免不了趁女生专注读书时,偷窥一下姣好的侧脸,那么清晰,那么无邪。

  有人没有等到高度紧张的高考那天,便黯然离开了校园,或去参军,或被招工,或是从此消失在大家视线之内。每年七月七日至九日,骄阳似火的日子,总会被泼上倾盆大雨,那一年也不例外。雷声雨声给考场里热血沸腾的我们降了降温,即使如此,仍有个别同学顶不住压力而晕倒,但多数同学实现了“天之骄子”的梦想,有的考入了北京大学、南开大学等名校,最远的考到了暨南大学,有的进入了本地的师范专科。那一年的辉煌成果,在校史上迄今没有被超越。云淡风轻间,我们踌躇满志地迈入各自新的学校大门,在毕业享受国家分配的时代,哪一个人都觉得前程似锦,未来不可限量,生活像歌儿一样:年轻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九十年代是个躁动的时代,故乡成为首批沿边开放的首位城市,掀起了全民经商的下海大潮。故乡成为同学放飞梦想的地方,彼此见面,原本就是亲切地打个招呼喊声“小陶”、“小赵”、“小韩”……对方却出人意料地递过一张名片, “陶总经理”、 “赵总经理助理”、 “韩副经理”……时光跨到了新世纪,我们也步入了不惑之年,生命的阳光照到我们的正上方,人到中年日正午。为了表示没有被时尚排斥在外,思想没有陈旧过时,同学碰面,对国际国内大事的关心还是有的。但更多谈论的,还是对孩子面临高考的忧心忡忡,对选择报考志愿的左右为难。对各省的一本、二本、三本录取分数线,对各重点大学的投档分数,对各个专业将来的就业前景,滔滔不绝,如数家珍。自己没有实现的梦想,寄托于儿女,他们多像当年的我们: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

  忽然发现同学不知何时已经双鬓斑白,眼角的鱼尾纹时隐时现,眼前的他(她),分明就是自己的镜子,蓦然就对那首到处响起的“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有了深深的共鸣。

  当年,我们共同相识于畅想自己的未来,如今,我们共同会面于畅谈孩子的未来。

  “希望的种子,不因年龄增长而枯萎,不因居住地迁徙而丢失,哪怕再过四十年后,希望仍然捧在我们的手掌之中,栽植在我们的心田之内。

 
作者:运 涛 来源:黑河晚刊 编辑:吴岩
黑河时政 更多>>
相关新闻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