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行业动态 文体新闻 边境旅贸 民生新闻 全市各地 俄罗斯信息 阅读俄罗斯
时空黑河 生态黑河 新闻纵深 新闻专题 黑河概览 国内要闻 国际热点 评 论 服 务 媒体看黑河
公益广告:
一言一行总关情 携手共创文明城 美德贵在坚持 文明重在行动 低碳生活显活力 文明黑河展魅力 志愿创文我出力 黑河越变越美丽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黑河新闻网  >  美文共赏
交通工具的变迁
//heihe.dbw.cn  2019-08-23 10:04:01

  1988年,在县城能拥有一辆自行车,也是很荣耀的事情。因为,当时大多数人家还没有自行车。看我只身在县城工作的一个女孩子,弟弟就决定把家里仅有的一台应急用自行车给我,让我在工余骑着出去散心。当时,我家与县城之间像很多乡村一样,还没通上公共汽车。弟弟赶着马车绕道把自行车拉到十五公里外的大西江农场场部,托运上公共汽车,运到双山火车站,再装上货运列车,最后才送到我手里。

  那是一台二八直梁红旗牌自行车,是家里为弟弟买的。如果不是为了我,弟弟不会舍出来的。为了不辜负这份亲情,我必须克服车子大我又个子小的困难,尽快学会骑车。在弟弟帮助下,不到半天时间,我竟然学会了。

  第一次骑车跟一个同事姐姐去粮店买粮,骑到立交桥下,突然发现迎面来了一辆大货车,我急忙要下车让路,却被一个手推拉葱的小车子和大货车夹在中间,我顿时处于两难境地。虽然焦急,我还是立刻清醒地分清了利弊,故意朝满车的大葱倒过去。大货车一过去,我顾不得自己胳膊腿被磕碰的疼痛,赶紧从大葱上拖起自行车,给人家好一顿赔礼道歉才了事。不久,经过勤学苦练,我终于驾轻就熟,连身高一米八我的大舅,我都能带在后座上满街跑了。

  第一台车子我一直骑到我谈恋爱,当时,我的恋人骑的是一台飞鸽牌斜梁小车子,见我车子大,不方便,就主动跟我换着骑。

  我的第二台自行车是1993年买的,记得,一天晚饭后,我正在炕上哄女儿玩儿,一旁的丈夫突然郑重其事地跟我说:“跟我结婚好几年了,孩子都有了,还让你骑着那台旧车子去上班,我心里不好受,得给你买一台新车子,就买最好的凤凰牌儿的。”我说:“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旧车也不是不能骑了,攒点钱不容易,还是留着正用吧。”丈夫却执拗地说:“给你买车子就是正用,就这么定了,星期天就去五金商店买。”盛情难却,结果,我就骑上540块钱买的红色凤凰牌自行车,每天神采飞扬地上下班了。

  本以为骑上它就很了不得了,没想到,不久,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县城的交通工具迅速更新换代,一夜之间,就有了三轮车和港田车。不久,包括我家乡那个遥远的山村也和全县其它偏远乡村一样,通上了长途汽车。

  又过了没两年,夏利等轿车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代了先前的三轮车和港田车。每次坐进这样的小轿车,都觉得身心舒畅。尤其是我的父母每次来县城,每次坐上出租车,他们都会由衷地说:“现在国家可真是越来越富,咱老百姓也跟着享福了啊。”

  正在人们享受出租车带来的便利时,1997年县城内的公交和近郊公汽线路又陆续开通。县城内坐公交车全程只需一元钱,近郊公汽也比其它车辆经济实惠得多。近些年,私家车也不断涌入我们普通人的生活。做梦都没想到,我家也可以买一台家用小汽车,而且,五十多岁的我还考了驾照,如今,我已经能够非常熟练地开着自己的汽车出行。

  抚今追昔,我们小小县城交通工具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是我国交通运输工具从弱变强过程的一个缩影,其实,其它行业也无一不是这样从落后到先进再到强大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今天来的。

 
作者:贤哲 来源:黑河晚刊 编辑:梁陶陶
黑河时政 更多>>
社会新闻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