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内要闻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民生新闻 行业动态 新闻专题
边境旅贸 行业动态 全市各地 生态黑河 时空黑河 文体新闻 美文共赏
公益广告:
生命重于泰山 疫情就是命令 防控就是责任 提高风险防范能力,自觉抵制非法集资 防范非法集资,共创社会和谐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澳门银河网站网  >  时空黑河
从瑷珲走出去的抗日英烈徐荣奎
//heihe.dbw.cn  2020-07-16 10:00:39

  徐荣奎(1905-1938年),字聚五,黑龙江省瑷珲人,先后毕业于东北讲武堂第五期步兵科、国民党中央军校高级教育研究班。抗日战争爆发时,徐荣奎任53军第130师388旅345团上校团长。1937年参加河北平汉线对日作战。1938年,徐部奉命防守山西晋城阻敌北犯,同年2月,日军进犯,徐荣奎率部与敌激战,不幸壮烈牺牲,年仅33岁。2015年8月27日,徐荣奎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第二批600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2019年9月末,在爱辉区组织的“家国·瑷珲”高兰、边瑾诗歌朗诵会和姚福升故居开馆时,《瑷珲县志》主纂徐希廉的后人徐爽英女士来到黑河,提供了其祖父、徐希廉之孙抗日英烈徐荣奎的一些资料,并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提供的《关于徐荣奎烈士相关历史资料展出的证明》等,捐赠给瑷珲历史陈列馆。

  徐爽英女士提供了关于徐荣奎的事迹介绍,称其牺牲时38岁。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软禁,蒋介石将原来的东北军进行了分解改编。其中,东北军第53军在抗日战争爆发后,被派往第一战区,参加平汉路作战,阻止日军南下。徐荣奎时任国民革命军第53军第130师388旅345团上校团长,率部参加对日作战,并在作战任务完成之后,跟随大部队撤往山西东南部山区,稍作休整。当时正是国共合作时期,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兼任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于是从第一战区来的53军一部,就暂时归朱德指挥,在晋城一带打游击战。1938年2月,侵华日军第14师团独立步兵第13联队从河南博爱出发,向北进犯山西晋城,徐荣奎奉命防守山西晋城以南之大口、小口两道要塞,阻击日军。不久,日军五百余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猛烈进攻大口要塞,345团的前沿阵地迅速被日军突破。眼看日军就要攻陷大口,徐荣奎率团预备队及时赶到,与进犯的日军展开白刃战,夺回了失去的前沿阵地。日军石黑支队在攻击受挫之后,迅速得到支援,所部2000余名日伪军在30多辆坦克和装甲步兵车的掩护下,再次猛攻大口,并攻击徐荣奎阵地侧翼,令345团处于三面作战的危险境地。为免345团被日军围歼,徐荣奎命令全团火速转移,退守天井关,在装备、人员、后勤补给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与日军血战一天,345团伤亡过半。徐荣奎决心殉国,组织敢死队,再次冲向日军冲锋部队,和日军拼刺刀。混战之中,徐荣奎不幸身中数弹,倒在血泊之中。所部敢死队员拼死将徐团长救回,要背着徐荣奎撤退,被徐荣奎断然拒绝。徐荣奎指着345团的阵地,对部下说:“此山如在,我誓死守。吾辈军人,正应效命疆场,岂能因伤便退?”言毕,徐荣奎团长强忍伤痛,起身再战,举起刺刀冲向日军。日军的子弹无情地向徐团长身上招呼,徐团长的胸部和腹部再次中弹,终因血尽力竭,倒在了战场之上,享年38岁。

  不同记录,除徐荣奎牺牲时年龄记载有差异外,事迹基本一致。徐爽英女士提供的资料后面还有这样一段话:“徐荣奎的老家在黑龙江瑷珲县,这个地方,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非常有名的地方,也是一个非常耻辱的地方,清廷曾经在徐荣奎的故乡,与沙皇俄国签订了臭名昭著的《瑷珲条约》,割让60余万的中国领土。徐团长的光辉战绩,为家乡瑷珲争了光,洗刷了家乡的耻辱。他是黑龙江的人骄傲,也是中华民族的英雄。2015年,国家民政部将徐荣奎列入抗日英烈名录。”徐荣奎的爷爷徐希廉,曾出征奉天买卖街朝阳坡,抗击日寇入侵,44年后,其孙徐荣奎又赴抗日前线,血染沙场,舍身报国。瑷珲徐家一门忠义,浩然之气彪炳千秋,这些感动人、鼓舞人的事迹应该传播,气节更需褒扬。

  徐荣奎牺牲后,1938年3月25日,全国各大报刊同时刊登转载徐荣奎团长壮烈牺牲消息,包括《武汉日报》《新华日报》《大公报》《申报》《中央日报》《扫荡报》等。1938年6月,在军事委员会上报行政院请示的批复文件中批准“晋少将”给恤。

  徐荣奎是从瑷珲走出去的。瑷珲城是清廷的龙兴之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据《瑷珲县志》记载,清中期后,可以考证的瑷珲籍高级官员将军、都统、大臣达数十人之多。瑷珲人一直保持八旗官兵英勇善战的民风,奉命征战四方,只是他们多半战死疆场,或远戍他乡,事迹尘封史乘典籍或湮没在故旧纸堆之中,《瑷珲县志》记载:“瑷珲旗营官兵,从前回部之役、准部之役、川楚教匪之役、缅甸之役、大小金川之役,及自咸丰以来,湖南、湖北、山东、山西、江宁、安徽、甘肃、四川、宁夏、伊犁、新疆各省之役,无役不从,只以庚子兵燹,案牍无存,均不可考。”1900年“庚子俄难”瑷珲城焚毁以前,瑷珲城建有昭忠祠,那些马革尸还的将士们在昭忠祠留下牌位和事迹,供后人祭祀瞻仰。但“庚子俄难”后,昭忠祠焚毁,档案无存,再无遗迹可寻,此后瑷珲元气大伤,忠烈之气也大不如前,如边瑾所言“谁挽狂澜作砥柱,人心以溺何滔滔?”其后民国改制,日寇入侵,后来又有愚夫砸毁将军碑建机库,凡此种种,英雄事迹湮没草野,其后人谈及家族往事,也多是一脸茫然,让人不胜叹息之至。

  如今,我们读到徐荣奎的事迹,其颇有瑷珲八旗勇士能征善战的遗风,让人肃然起敬,这可以从抗战时《申报》评论黑龙江与吉林将官的一段话中看出来,“盖黑省将领均出身寒素,艰苦卓绝,一旦激于义愤,视死如归,士卒乐为之用。至吉省将领,大率为张作相之子弟亲姻,此辈徒知肥马轻裘、酣歌恒舞,勇气多已消沉也。”

  徐荣奎正是那个时代黑龙江和瑷珲籍将官的代表人物。

 
0
作者:刘城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梁陶陶
黑河时政 更多>>
相关新闻 更多>>
· 神秘的老羌城
· 《尼布楚条约》签订后的黑龙江上中游巡边
· 日军侵占孙吴时抓捕的中国劳工
· 黑河官渡路牌坊考略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