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内要闻 黑河时政 社会新闻 民生新闻 行业动态 新闻专题
边境旅贸 文体新闻 全市各地 生态黑河 时空黑河 市长热线 评 论
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 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个人防护四要素: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少聚集。 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保持使用公勺公筷、不聚集等良好的卫生习惯,不吃生冷食物。 人人接种新冠疫苗,共筑全民免疫屏障。 疫苗接种你我他,守护家园靠大家。 新冠疫苗接种连万家,平安健康乐全家。 新冠疫苗尽早打,防患未然靠大家。学史明理 、学史增信、 学史崇德、 学史力行 。 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继承革命传统 传承红色基因 补足精神之钙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澳门银河网站网  >  美文共赏
姥姥的村庄
//heihe.dbw.cn  2021-04-23 11:13:28

  那是属于我跟姥姥的村庄,长长的土路上,姥姥伴着我长大,我看着姥姥远行。姥姥走了,我对那个村庄的记忆就远了,像是一本书看到了最后,五味杂陈地合上——

  童年是什么?是姥姥绑的秋千架、烀的茄子、腌的糖蒜、下的酱、种的黑悠悠秧,讲的那些怎么听也听不够的老故事——那是我心里最温暖的地方,是属于我跟姥姥的村庄。村子的土路上,姥姥拉着我,阳光下,我俩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回忆穿越漫长的时光,从春天抽芽的柳枝间张望,满山的青翠,遍野的缤纷,不知名的花儿一丛丛开放,小时候不懂什么是香芋紫,哪个叫宝石蓝,只管跟在姥姥后面,用不了半上午就能摘上好大一捧,回到家姥姥会忙着舀上一罐头瓶儿水,把各色的花插上,满眼的橘红、浅蓝、玫粉、淡紫,好看得不得了,我总是趁她不注意,偷偷地把花摘下来,姥姥也不恼,笑着看我把花戴到头上扮新娘。

  蛙声蝉鸣鸟嘤嘤,微风树荫青草香。穿着被水打湿的小布鞋,我们几个孩子追逐着跑向仲夏的水塘,水塘我万万不敢靠近,这可是姥姥下了死命令的。我只敢在塘边草丛里跟着我哥抓蚂蚱。抓蚂蚱这种事,男孩子才是行家里手,薅一根草棍儿,悄声寻着蚂蚱影儿,瞅准了时机一扑,一会儿功夫就能抓个几十只。太阳偏西了,姥姥家的烟囱冒起了烟,我跟哥哥提着十几串蚂蚱往家跑,支在当院儿的“靠边站”上放着嫩绿的葱、水灵的白菜,姥姥从屋里端出来烀好的茄子土豆,吹着气儿放在桌上,两只手在耳垂上搓着“训”我俩:“这一下午又野哪去了。”“嘿嘿,你看——”我把“战利品”举起来,“就知道你俩去树林了,灶坑给你们留火了。”灶坑的余火刚好用来烧蚂蚱,我跟哥哥蹲在灶坑口眼巴巴等着,成串的蚂蚱被扔进火里,一会儿就传出来焦煳的香味儿,我俩把蚂蚱从灶坑里掏出来,拾掇干净就争抢起来,每次我都能赢,因为姥姥说我年纪小,妈又不在身边,总是把大份的分给我,我记得那时哥哥总说我“抓不着几个吃得倒挺多。”

  入了秋大人们下地了,大孩子们上学了,偌大的村子一天也瞅不见几个人。印象里的秋天只有我和姥姥,她穿着深蓝的褂子,带着小白帽,走到哪儿都领着我。秋天的风特别凉,秋雨后的路格外滑,几场雨过后,整个世界都萧瑟了,枯黄的叶子——柳树叶、杨树叶,还有那些叫不出名的树叶失了春夏的光彩,可怜巴巴的包裹着土道上的泥巴,风都吹不走。这个季节我很少出门,姥姥怕我冷,一趟趟往屋里抱柴火,我在暖和又有些阴暗的屋子里,看着《西游记》,吃着方便面。

  深秋的一个晚上,姥姥和姥爷吵了起来,跋扈的姥爷掀了桌子,扣了我眼巴巴盼了一下午的炖泥鳅。争吵以姥爷把姥姥推倒在地上告终,我抱着姥姥吓得想哭却不敢哭,姥爷摔门而去,临走前留下句话:我回来前你不走,看我不打死你。“姥,咱走吧,我害怕。”姥姥默默从地上爬起来,给我换上了厚实的衣服,小声跟我说,“不怕,不怕。”那声音平静里夹着一丝哽咽,让人心疼。

  那是我对山村黑夜为数不多的记忆,姥姥拉着我,深一脚浅一脚往舅舅家去,我俩没有手电,天上也没有星星,天黑得那么纯粹,风呼呼在耳朵边吹过去,吹得人头疼。黑暗中我听见了脚步声还有两只微亮的光点在黑暗中飘。“姥,有狼!”我吓得手都凉了。“是牛,不怕的。”姥姥把我抱起来,踏着黑往前走。舅舅家离姥姥家也就隔着三四趟房子,那晚却是我走过的最长的夜路。很多年过去了,我总能记起在那个路口,那两点亮光,以及当时心中的恐惧和姥姥怀里的温暖。

  前年回农村老家去了小时候经常去的水塘和小树林。水塘没有了,树林少了一半,地上的草稀稀疏疏露出地皮,像是中年不得意的男人,干瘪还有点秃顶,生气不再。舅妈说姥姥家的房子前阵子让雨冲塌了,我跑去老房子,大门口我们晒过太阳的石墩子还在,院子的栅栏却倒了一半,老房子被及腰的草包围着,隐隐还能看到红砖小路的模样,房子就剩下几面墙,窗框被砖砸得变了形,我跟姥姥插花的窗台上几片水泥像补丁一样的贴着,我俩躺在上面讲故事的小炕也塌得没了样儿。我愣愣地站在那儿,好像想起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只觉得心里一阵阵伤感。

  姥姥在老房子里把我带大,也是从老房子走的。姥姥走那天的前半夜,舅舅打电话说姥姥不太好了,我们匆匆往回赶。那天的雾真大,黑透的天铺满白色的雾,往常开车一个小时的路我们走了两个半小时,我坐在车子后座,脑子里满是奇怪的想法,我在想,这雾怎么那么像电视剧里死人盖的白被单啊,书上说外星人会带来生命之光,这么厚的雾,万一外星人来了,姥姥能看见生命之光吗……我就那么胡思乱想着,用嘴呼呼吹气儿,我爸回头问我:你干啥?我说我想把雾吹散了,能早点看见我姥。

  这雾像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的,到了姥姥家没一会儿就散了。姥姥躺在小炕上,脸色灰黄,她就那么平躺着,呼哧呼哧喘着气,已经脱了相的她颧骨高高的,牙也半露着,瘦骨嶙峋的手上布满了斑,手上暴起的血管此刻干瘪地贴在手背那层单薄的皮上,黑色的衣服显得她整个人小了一圈,和她说话她好像听不见,也不睁眼。我想去拉拉她的手,像小时候那样,可是我不敢,我就在边上一圈一圈转。

  熬到后半夜,有那么一阵儿,我突然特别困,稀里糊涂倒在邻居家滚热的炕上睡了过去。据说我也就睡了十分钟,但感觉像是睡了很久很久,我被温暖包围着,被光包围着,没有恐惧,也忘了伤心,直到隔壁的哭声把我吵醒。

  等我披上衣服跑回姥姥家,姥姥已经被抬到了地上,单薄的木板上躺着单薄的姥姥,从头到脚的黑布吓得我躲到大人身后,看着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人进进出出,来来往往,我看着我妈哭,看着我哥哭,看着那些我没见过的人哭,我却哭不出来。

  那是我人生最混沌的几天吧,我没有任何关于当时环境的记忆,能想起来的情景就像鬼故事一样,昏黄诡异,风中飘摇的电灯、深秋呼啸的山风、纸钱烧尽后鬼魅的光亮还有高高搭起的灵棚。出殡头一宿,我们几个女眷去大舅家休息,那天的夜黑黢黢一片,像是蒙在姥姥脸上的布,沉重压抑,四周静静的,只听得见我们几个人的脚步声和断断续续的狗叫,这让我想起好多年前我跟姥姥深一脚浅一脚“出逃”的晚上,姥姥在耳边说“不怕,不怕。”夜风迎面吹过来,我脸上一阵冰凉。

  出殡那天,哭声一片,我戴着孝被一个不认识的姨领着跟在人群里。我观察着他们每一个人,除了家里的亲戚和街坊邻居,还有很多生面孔,大家看起来都很难过,唢呐声中有几个婶子哭得特别走心,还有两个哭得有些夸张。身边的姨拽着我让我哭,说你姥活着就对你好,你咋不哭呢。我使了半天劲,还是没哭出来。我心里一遍一遍的叨咕:这就是死吗?然后呢?回不来了吗?

  送葬的队伍走远了,一切平静了,我被带到邻居家,刚才哭得很大声的姨娘们开始切菜炖肉准备答谢来吊唁的亲戚朋友,我看见一个大姨把手伸进凉菜盆,抓拌着,心里一阵难受,“哇”的一声就哭了。我这一哭给大伙吓了一跳,之前一直陪着我的姨说,这孩子,出殡的时候不哭,现在倒想起来了。后面的事我记不住了,只记得我一直嘟囔:我姥没了,谁给我煮方便面啊?

  那是属于我跟姥姥的村庄,长长的土路上,姥姥伴着我长大,我看着姥姥远行。姥姥走了,我对那个村庄的记忆就远了,像是一本书看到了最后,五味杂陈地合上——

 
作者:申羽彤 来源:黑河日报 编辑:吴岩
黑河时政 更多>>
相关新闻 更多>>
· 北疆至味话焖子
· 跛子王
· 苏格拉底的死与司马迁的活
· 烽火南北河
点击排行  
黑河时政 更多>>
影音黑河 更多>>
Copyright©2002-2006 HEIHE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澳门银河官网委宣传部 黑河日报社 主办
澳门银河网站网联系方式:0456-8223257 QQ:2730088696 E-mail: tym4673@126.com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本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456-8223216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